1987年,大鸟勃德与魔术强森的季后赛史诗级PLAY

阅读(986)

1980年代的NBA,是Larry Bird与Magic Johnson的时代,他们一东一西带领着历史上最着名的两支球队(大鸟的波士顿塞尔蒂克与魔术的洛杉矶湖人),进行超过十年的巖流岛对决,那是1980年代篮球迷心中最美的风景之一。

阿根廷诗人波赫士曾说:人的生命虽由几千个时刻和日子所组成,但它们或都可缩减为一天的时光。

对于大鸟与魔术的生涯,从1979年NCAA冠军战两雄对峙到1992年巴塞隆纳梦一队的合作,各种故事早已汗牛充栋罄竹难书。然而就如同波赫士所说的,人的生命或都可缩减为一天的时光,对普通球迷如我而言,对这两位传奇球星的记忆与礼讚,则是可以浓缩为两个季后赛PLAY,而他们刚好都发生在1987年。

1987年NBA东区冠军赛第五战,底特律活塞对波士顿塞尔蒂克,Larry Bird

整场比赛,整个球季的成败,就握在他的手心里,如果能做出正确决定,那幺他和他的活塞队将名垂青史,之后的总冠军势必是他的囊中之物。

对Isiah Thomas来说,1987年东区决赛第五场最后五秒的情况就是这样。当时活塞还领先塞尔蒂克1分,球权在手。只要在最后五秒里,Thomas能成功把球传给场中队友,那幺胜利就是属于他的。这显然不是难事,Thomas可以说是整个球场里最聪明的家伙之一,此时此刻,他不想也不会犯错。

活塞队总教练Chuck Daly在场下挥手示意请求暂停,但鬼使神差的,场上的所有活塞队球员,包括Joe Dumas、Bill Laimbeer和Adrian Dantley在内的所有老将,都没有看到Daly的动作。而Thomas自己,也没有看到。在当时Thomas的判断里,Laimbeer是最佳传球选择,他不仅是球队里最高大的中锋,罚球命中率也很不错,如果球交给他,一切就搞定了。然而Thomas看到、想到的事情,Larry Bird也看到、想到了。于是Bird一边假意防守自己应该防守的Dantley,一边观察Thomas的动作及Laimbeer的位置。当Thomas向Laimbeer传球的那一剎那,Bird立刻冲了过去,挡在两人中间。

这是经典的Bird时刻,实际上在他的职业生涯中,Bird曾多次用同样的招数抄截成功。Bird说他本来想去对Laimbeer犯规,可后来,他发现Thomas的传球看上去又软又慢,似乎能在空中停留很久,所以他决定过去抄截。

现在球到了Bird手里,他很快地发现队友Dennis Johnson已经快步跑到对方三秒区了,于是Bird送出一记精準的传球,然后在底线附近看着篮球擦板入框。两队的比分与命运同时改写,塞尔蒂克108比107取得胜利,系列赛胜场塞尔蒂克变成3比2取得听牌优势。

当时Dennis Rodman还是活塞队菜鸟,在如此难以下嚥的失利后,他想表达一下自己的看法,确切地说,是对Bird的看法。他说Bird是被高估的球员,他之所以能拿下三座MVP奖盃,只不过因为他是白人。

这番话掀起了轩然大波,所有人都希望活塞队长能站出来说两句,结果Thomas不仅没有为Rodman的失言打圆场,反而说:我不得不同意Dennis的意见,Larry Bird是一名非常非常出色的球员,不过如果他是黑人,那幺一切恐怕就不是这幺回事了。说完这番让人怀疑他是不是脑袋突然进水的话后,他露出他那标誌性的微笑。

当然,后续谴责之声铺天盖地而来。Thomas也知道自己惹上了大麻烦,他开始透过各方进行斡旋,几天之后在洛杉矶,NBA总决赛场地,Thomas和Bird一起出现在媒体面前,Thomas脸上依然挂着标誌性的微笑,不过很明显,站在他身边的Bird却显得不那幺自在。毕竟Bird才刚用他自己最惯用的方式,在东区冠军赛第七战,以117比114将Thomas与活塞队送回老家。

Charles Barkley说打球要靠颈部以上,这描述套用在Bird身上最为适切,他跑不快跳不高,但他脑袋在球场上运转的速度,可能是全NBA最快的。UCLA传奇教头John Wooden曾说:我曾认为最伟大的球员是Oscar Robertson,可是现在,我也不清楚究竟是他更伟大一些,还是Larry Bird更伟大一些。然后,我得出结论,Bird就是史上最伟大球员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